铲除贫困土壤播撒幸福种子

时间 :2020-06-28点击 :48
 阿克蘇,天山南麓的西域邊城,鄰五州而接兩國,自古為東西貫通、文明交匯之地,36個民族在此繁衍生息。

這座寓意“清澈奔騰之水”的城市,位於塔克拉瑪幹沙漠北緣,年降水蒸發量是降水量的27倍,城市命名更多來源於人們的美好向往。

集偏遠地區、幹旱地區、民族地區、邊疆地區於一體的諸多限制,導致阿克蘇長期以來產業發展水平不高、基礎設施建設滯後、公共服務缺口較大,成為國傢認定的深度貧困地區。

事雖艱,為者常成。黨的十八大以來,阿克蘇地區貫徹中央精神、落實自治區部署,深入結合本地實際統籌謀劃,調動各方力量,萬眾一心攻堅,累計脫貧20.4萬人,貧困發生率由33%降低為13.2%。當前,全地區正向著2018年貧困發生率降至3.6%的目標挺進。

“打贏脫貧攻堅戰,在阿克蘇具有特殊重要的意義,是地區社會穩定和邊疆長治久安的基礎和根基,更是阿克蘇200多萬各族群眾的熱切期盼。”新疆自治區政協副主席、阿克蘇地委書記竇萬貴要求,如期實現脫貧目標,是黨中央交給我們的政治任務,阿克蘇雖然地處南疆,但不等不靠不能談條件,發揚柯柯牙精神,有信心有能力完成脫貧任務。

日前,記者來到阿克蘇,探系列精準扶貧新路徑,察整套造血式助農增收新機制,看阿克蘇如何實現既重短平快、見實效、真脫貧,更重謀長遠、強動能、求振興。

抓住脫貧與振興“同類項”,因地制宜築牢鄉村產業發展基底

滋潤著南疆綠洲的塔裡木河是我國第一內陸河,由阿克蘇河、葉爾羌河、和田河在阿克蘇匯流而誕生,流域內灌區因此獲得瞭寶貴的水資源。得益於此,阿克蘇成為瞭中國棉花之鄉、新疆優質糧果油畜基地。

作為一個農村人口占比超70%、農業經濟比重近1/3的地區,阿克蘇發展產業脫貧不能脫離農業來進行,也必須依靠農業來進行。

對此阿克蘇地委、政府有著清晰的認識。“鄉村是阿克蘇推進脫貧攻堅、助力全面小康的主戰場,棉花、林果、畜牧、務工是阿克蘇地區農民收入的主要來源。”阿克蘇地委副書記劉洪俊說,抓好、抓牢農業產業發展、農村轉移就業和創業兩項工作,不僅可以確保3年內徹底脫貧,而且能夠在未來30年推動鄉村振興實現。

然而,無論是要擺脫深度貧困,還是要實現鄉村振興,產業發展水平滯後的這塊致命短板必須補齊。可與中東部平原地區相比,地處西北邊陲的阿克蘇,要優化農業產業結構、產品結構、經營結構,卻是一山放過一山攔——

農民技術水平低與調結構、提質量要求高之間的矛盾怎樣破解?具備初級產品生產能力與缺乏產品加工、銷售渠道之間的鴻溝如何跨越?外銷所需的包裝儲運與產業基礎設施薄弱之間的錯位怎麼彌合?

十九大以來,阿克蘇從地區到市縣區,緊密聯系本地實際,充分發揮財政投入的“指揮棒”作用,調動金融和保險的支持與保障效力,借助對口幫扶地區的項目與市場資源,重點引進、發展貧困人口能穩定受益的特色農業、勞動密集型的加工業和服務業等產業。

種好“一籃菜”,幫助貧困戶快速脫貧——

如何充分利用現有資源,短時間內讓貧困農民生活好起來?經過調研探索、試點試驗,地委、行署認為單位面積經濟效益好的蔬菜種植、食用菌栽培是最佳選擇。

“過去村裡的農民不種蔬菜,普遍沒有科學種植技術和入市銷售經驗,貧困戶也無力投資。”阿瓦提縣塔木托格拉克鄉黨委書記劉彥龍說。

同樣的情況,在烏什縣前進鎮托萬克麥蓋提村推廣黑木耳栽培的初期也出現瞭。“村裡地下水豐富、核桃與紅棗種植面積大,每年產生的大量果樹枝條可以作為優質菌棒原料,非常適合林下菌養殖,可以實現一塊地兩份收入。”自治區黨委組織部駐托萬克麥蓋提村工作隊副隊長阿裡木江·吾斯曼說,但黑木耳栽培yy6080私人影院 在村裡是新生事物,需要前期投入和技術,很多貧困戶不接受、不相信。

針對貧困戶不善種的實際和不敢種的疑慮,駐村扶貧工作隊、基層黨組織、農技部門等聯手,免費修建設施、提供設備、發放種苗、培訓技術、開展示范、跟蹤指導、組織收購。結果一季下來之後,一畝蔬菜平均收入在3000元以上,而黑木耳的畝均效益更是超過瞭8000元,實實在在的增收效果很快調動起瞭貧困戶的積極性。

短短兩年,阿克蘇地區貧困戶種蔬菜的面積已達到19151畝,其中今年可以脫貧的貧困戶“戶均一畝菜”,一大批種菜、養菌能手逐漸成長。

“阿克蘇的蔬菜產業扶貧方式能取得成功,關鍵在於創新形成瞭以訂單生產、定向銷售、封閉運行為特點的機制。”阿克蘇地委副書記、宣傳部部長鄧選斌介紹說,這種采取“國有龍頭企業+專業合作社+貧困戶”的產銷模式,是根據財政資金保障的機關、學校食堂需求形成訂單,通過區域統籌一村兩、三個產品,由各村貧困戶組成合作社開展規模化生產,經地區糧油購銷集團牽頭收購、配送而形成的閉環產業鏈。

目前,在阿克蘇地區糧油購銷集團公司、13927戶貧困戶組成的140個合作社和1055傢食堂之間,已經形成瞭完整的生產、銷售、消費鏈條,實現瞭扶貧資金精準高效使用、企業與合作社購銷盈利、貧困群眾勞動增收的多贏局面。

建好“一個廠”,拓寬貧困戶增收渠道——

種植蔬菜、木耳,讓貧困農民生活盡快好起來,是直接、穩妥、見效快的舉措;進一步讓農民持續富起來,則要把區域整體產業化水平提上去,在逐步實現傳統農業向現代農業轉型的同時,推動一二三產業融合發展。

作為積溫高、灌溉條件好的世界級宜棉區,阿克蘇的長絨棉產量占全國總產量的90%以上,因此被確定為地區脫貧攻堅“一黑一白”兩大產業之一。

要承擔起助農脫貧增收的重任,除種植收入外,關鍵在於做好棉花的深加工,拉長產業鏈,提升價值鏈。成立於2010年、規劃面積54.5平方公裡的阿克蘇紡織工業城,已成為擁有入駐企業383傢,就業人口接近5萬的大型紡織基地,今後新增的就業崗位優先吸納貧困勞動力。

除瞭紡織,越來越多的企業看中農村地區靠近原料產地、勞動力成本較低、政策優惠扶持力度大的優勢,紛紛在鄉村建廠。

有著“蘋果王國的王者”之稱的阿克蘇蘋果,由於冰川融水澆灌、沙性土壤栽培以及大晝夜溫差、高海拔環境生長,極高的糖分堆積出獨一無二的冰糖心。其實,阿克蘇作為新疆優質林果資源基地,味甜汁多、含糖量高是這裡眾多水果的共同特點。

為瞭充分挖掘資源潛力,將產品優勢轉化為產業優勢,在自治區林業廳的幫助下,阿克蘇烏什縣成功與北京匯源集團簽訂合作協議,包括10萬畝優質林果基地、大型果汁果漿生產線在內的項目將落戶於此,建成後可以提供一萬多個扶貧就業崗位。

培育脫貧與振興“火車頭”,黨建引領強化鄉村發展組織保障

打贏深度貧困地區脫貧攻堅殲滅戰,加強組織領導、建強基本戰鬥堡壘是保證,能征善戰的黨員幹部是關鍵,隻有人員到位、責任到位,才能實現工作到位、效果到位。

“縣級黨委和政府是脫貧攻堅落地見效的關鍵,作為脫貧的總指揮部,必須帶領全縣幹部統一思想和行動、堅定信心和決心。”阿克蘇地委委員、烏什縣委書記王凱旋說,烏什縣在人力調配上,整合最優秀、最能“打”的幹部充實扶貧力量,縣級領導定點聯系46個深度貧困村,選派“第一書記”、扶貧專幹全覆蓋,7000餘名幹部一對一幫扶1.5萬戶貧困戶,扶貧工作中的問題全部登記造冊,解決一個、銷號一個,做到事事有回音、件件有落實。

烏什縣有著“半城山色半城泉”的美譽,縣城中心的燕泉河碧水泛波,河岸綠樹掩映,來到這裡讓人忘卻城邊戈壁沙漠的貧瘠荒涼。然而,令人想象不到的是,一年前這片優美的城市水體景觀,還是一條污水橫流、臭氣熏天、垃圾遍佈的臭水河,沿河住著破舊房屋的群眾大都生活貧困。

既要改善生態環境,更要促進貧困群眾就地就近實現脫貧致富,條件卻隻有一條臭河,怎麼辦?面對人民期待,2017年烏什縣委決定變廢為寶,發動幹部招商引資,對燕泉河實施污染治理,分兩期完成河岸兩側棚戶區改造;與此同時,政府還出資200萬元購置旅遊觀光電瓶車、自行車、皮劃艇等旅遊設備,投資500萬元修建售貨亭等旅遊設施,創造瞭300多個就業崗位。

現在,隨著燕泉河恢復昔日容貌,成瞭寶貴的旅遊資源,貧困戶都搬進水景公寓樓,成瞭環衛工人、觀光車駕駛員、零售亭售貨員,有瞭穩定收入。

在深度貧困地區脫貧攻堅戰中,貧困村是主戰場,加大組織領導力度,尤其要加強農村第一線的組織領導。

“工作隊做的好事比架子上的葡萄還多”“工作隊幫我走上瞭致富路”,走進阿克蘇的貧困村,這樣的誇贊不絕於耳。村民所說的工作隊,全稱叫“訪民情、惠民生、聚民心”駐村工作隊,是自治區在2016年探索出來的扶貧工作機制,每個貧困村都有工作隊進駐。工作隊由區直和中央駐疆單位、地州市、縣市區等的機關幹部組成,他們常年住在村裡,做給貧困群眾看、帶著村民一起幹。

烏什縣阿克托海鄉吉格代力克村是一個深度貧困村,自治區環保廳“訪惠聚”工作隊入駐兩年多以來,從基礎設施到產業項目,從思想觀念到技術能力,全方位發力開展扶貧。目前,村裡已經建成瞭73套能發展庭院經濟的安居新房,成立瞭牛羊托管養殖、蔬菜種植銷售專業合作社,組建瞭農民農技服務隊、建築施工隊,引入瞭制衣和傢具衛星工廠,籌建瞭托兒所和幼兒園,開設瞭鼓勵創業經商的便民巴紮……在工作隊的帶領下,傢傢有種植、戶戶有養殖、人人有活幹的穩定脫貧、富民目標,即將成為現實。

基層黨員隊伍是脫貧攻堅的先鋒隊,阿克蘇牢牢抓住基層組織建設,將夯實農村基層黨組織同脫貧攻堅有機結合起來,過去軟弱、渙散的村黨組織也成為瞭脫貧攻堅中的戰鬥堡壘。

走進烏什縣前進鎮托萬克麥蓋提村村委會的便民服務中心,兩側墻上貼滿各色小旗的評比公示欄格外引人註目。這是村裡強化基層組織建設的一項激勵措施,分別按周、月、季度對村民小組、小組幹部、十戶長、村幹部、設崗定責的無職黨員進行考核評比,既頒“流動紅旗”,也發“警示綠旗”,對於年度優秀的小組或個人分別獎勵5000元和1000元。

“通過黨建引領推動脫貧是能夠促進村子長遠發展,帶領村民長期穩定致富的好舉措。”駐托萬克麥蓋提村工作隊副隊長阿裡木江·吾斯曼說。現在村組幹部工作熱情很高,無職黨員的積極性也被調動起來瞭,在開展集體經濟、農業生產、清理土地、修渠通淤、國語學習、文體活動等方面走在前、做表率,徹底改變瞭過去村裡無人管事、無人幹事、無錢辦事的局面。

優化脫貧與振興“心動能”,智志結合激活鄉村自我發展能力

由於區位、經濟、歷史等多方面的原因,阿克蘇整體社會發育水平和文明程度落後於中東部地區,一些深度貧困村長期封閉、同外界脫節,一些陳規陋習還在沿襲,嚴重制約發展,貧困群眾脫貧內生動力不足,扶志、扶智任務緊迫。

在中組部援疆幹部、阿克蘇地委副書記、地區教育黨工委書記王學東看來,要全面推進國傢通用語言文字普及攻堅提升工程,辦av女優電影 好人民滿意的教育,阻斷貧窮代際傳遞。

托萬克麥蓋提村的主街上,一座現代化的中心學校已基本落成,教學樓、宿舍樓、食堂、體育場一應俱全。在阿克蘇,從地區到縣市、從鄉鎮到農村,地段好、環境美、建設水平高的建築大多數都是學校。

據瞭解,在阿克蘇保障脫貧成效“三個加大力度”舉措中,教育被排在瞭第一位,目前已經構建瞭包括15年免費教育、中專與大專學歷教育、農村居民國傢通用語言文字與實用技能培訓在內的體系。

國傢通用語言文字是少數民族同胞轉移就業,學習新知識、新技術的基本工具,是融入國傢整體發展不可獲缺的條件。過去阿克蘇農村地區很多群眾不會國傢通用語言文字,學校中國語老師缺口也很大。然而,近兩年阿克蘇在自治區率先開展學校課程設置創新和師資隊伍建設,以及村民國語培訓,情況開始有瞭很大改善,在采訪路上碰到的小學生都可以用普通話與記者打招呼。

與國傢通用語言文字學習同等重要的,還有貧困群眾發展生產和務工經商的職業技能,這既是培育地區人力資源優勢,增強對企業的吸引力、對產業的支撐力的主要途徑,也是促進貧困戶就業脫貧、從根源上消除貧困發生的核心手段。

在阿克蘇市區,幾所職業教育學院已經建成。就在記者采訪期間,一項與西南石油大學開展的校地合作協議達成,而從產生合作意向、做出合作方案、簽訂合作協議、啟動全面合作,全部在一天之內完成。

王學東為記者還原瞭整個經過:

——上午,地委書記竇萬貴主持會議,與來訪的西南石油大學黨委書記孫一平一行展開座談,雙方溝通交流合作意向;

——下午,由自己召集阿克蘇各相關部門,主持召開聯席會議,進一步與大學代表團商討合作細節、形成合作方案;

——下班前,行署專員尼牙孜·阿西木主持簽約儀式,正式與大學簽訂合作協議。

這一校地合作的“阿克蘇速度”將在不久之後,為阿克蘇帶來新的寶貴教育資源。

此外,通過加強宣傳培育脫貧攻堅內生動力,在阿克蘇已經亞洲歐美圖區偷拍綜合是被實踐證明的相當有效的辦法。

靠著賣涼皮月收入過萬元的努爾比亞·安瓦爾、在傢門口種黑木耳一季度收入2萬多元的賽買提·沙佈爾、參加紡織技能專題培訓班成為紡織工人的古麗努爾·伊迪熱斯夫妻、主動外出參加公路養護工作實現脫貧的阿不都熱伊木·希庫爾……翻開阿克蘇地委宣傳部組織匯編的《脫貧攻堅主題宣傳冊》,通過自主創業、外出務工、特色種養等方式富起來的貧困戶不勝枚舉。

“凝聚各方參與脫貧攻堅的共識,營造脫貧攻堅的良好氛圍,宣傳部門使命在肩。”阿克蘇地委宣傳部副部長劉雲鳳說,為瞭讓信心不夠、意願不足、動力不強的貧困群眾學有榜樣、行有示范,弘揚勤勞致富美德,鼓勵勞動、鼓勵就業,宣傳部每月設定不同的脫貧主題,以“一月一主題”的形式,通過宣傳冊、宣傳欄、微信、廣播、電視等方式,廣泛傳遞正能量,起到瞭很好的效果。

“聽說做公路養護員5個月就能賺2萬多元,我也想外出務工多掙些錢。”在脫貧事跡宣傳的影響下,阿克蘇市庫木巴什鄉托帕克阿熱勒村村民阿合尼亞孜·托乎尼亞孜轉變觀念,報名成為瞭一名護林員。

在阿克蘇,脫貧的汩汩清泉正在流向最偏遠的村莊,將那裡世代的貧窮痼疾浸潤、溶解,而湧動的甘泉,也潤澤、促發著鄉村振興的種子破土、萌芽,貧困的沙漠中,一片繁榮、富裕的綠洲正在成長、擴大。